2008年1月22日 星期二

「台灣史懷哲」,夢斷二二八!

「台灣史懷哲」,夢斷二二八!
  
「我以顫慄的心,向那無限豐富地教育了我的、荒塚中的歷史,以及那些一度那麼勇敢、純潔、無私且熱烈地活過的、台灣最優秀的靈魂合十祈謝。」──藍博洲

郭秀琮-台北士林望族出身,父親身為彰銀常董,家世顯赫。祖先曾為清舉人,祖父為抗日英雄。
郭秀琮自幼聰慧,考上台北一中(即今之建國中學),與辜振甫、林挺生同學,之後以第一名考上東京工業大學,後因父反對而束裝回台學醫。1941年考上台北地大醫學部。後曾因參加反日組織而被逮捕判刑五年(才五年,不是槍斃!)。
終戰後出獄,因被日人刑求,肋骨被打斷,而入院手術,切掉一節肋骨住院療養後康復。
之後回學校補考,順利成為終戰後台大第一屆醫學系畢業生。先後擔任台大外科醫生、講師及衛生局防疫科長。
也和許強一樣,對他們衷心迎來的王師,經過一年觀察後,越來越失望。又眼見大陸船帶來霍亂,憂心忡忡,準備學史懷哲為台灣上山下海、貢獻心力!
郭是個大無畏的行動者,228事件發生時,,他暗地裡糾合許強負責學生組織,吳思漢發展工農組織,並奪取武器,和陳儀、柯遠芬的軍隊周旋了好一陣子。
直到三月十號國民黨轉進部隊21師登陸台北,仗著槍桿子到處虐殺百姓,許多學生被殺,變成人間煉獄。郭秀琮和同志才稍避風頭。
1950年四月底,吸收郭入組織的蔡孝乾被捕。他供出組織內所有同志,他第一個出賣的就是郭秀琮,也連帶造成五0年代肅清的高潮。
之後,蔡孝乾因出賣同志而在情治單位擔任高官,享盡榮華,國府也曾是利誘郭,而郭始終不為所動,為信仰堅持到底!
期間,其父亦曾變賣家產,換成八十條金條,想救郭一命,但郭終究仍不免一死。
臨刑前,他一如以往,把紙條塞在晒衣場的內褲裡,留言給他因同案被判10年的妻子林至潔:
「至潔!請交代爸爸、媽媽,把我的屍身用火燒了,將骨灰灑在這片我熱愛的土地上,也許對人們種空心菜有些幫助呢!請勇敢的活下去……」

郭秀琮生前從未怨恨過蔡孝乾,
他只在看這蔡每次受審後,一批批同志被逮捕時
對蔡某說過:
「蔡大哥!不要再說了!不要再擴大下去了!」

郭秀琮喜歡唱歌,喜歡唱「囝仔歌」給孩子聽,
喜歡唱「雨夜花」、「河邊春夢」。…
還曾在中山堂公演過改良的歌仔戲「白蛇傳」自任編導,
當時的音樂指導是明音樂家江文也!

我們承認:
在無章法可循的歷史和荒謬的人性主導下,
人是脆弱而隨時都可能被歷史或自然的胎動蹂躪或誤殺的。

但是,即便是這樣一個被無辜虐殺者的碎簡殘篇,也會讓我們感受到
一篇無私、寬宏與勇敢交織的史詩,重重的撞擊我們的心靈,不是嗎?